• 立知教育欢迎您!

时事热点:人大报告“诗朗诵” 政府报告“快板书”?

打印本页 | 2016-02-13 15:43 | 来源:中国青年报 | 点击:
    2015年2月6日召开的盐湖区人代会上,盐湖区人大常委会主任李治所作的人大常委会报告,仍然采用了“五言诗” 的格式,洋洋洒洒6000言。据说,在2014年的山西省运城市盐湖区两会上,该区人大常委会主任李治所作的工作报告,全篇每一句话都由五个字组成,韵脚 统一,被誉为“五言诗报告”。今年已经是第二次作“五言诗报告”了。

看到这样的新闻,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无厘头:今天人大的报告可以变成“诗朗诵”,将来政府工作报告是不是也可以变成“快板书”?整个人代会能不能变成 “文艺晚会”?这种“五言诗报告”缺乏政治严肃性。人大常委会向人大代表作工作报告是法律规定,体现的是人民的神圣权力。在这样的会议上,人大报告竟然变 成了“诗朗诵”,我想,人民代表大会的会场进行的难道是一场文艺演出?这是对人大会议的亵渎,把严肃的事情庸俗化了。

即使从文体来看,人大会议的报告也不能变成诗歌。人大向代表报告工作,其文章体裁就应该是“工作报告”。工作报告是指党的机关、行政机关、企事业单位 和社会团体,按照有关规定,定期或不定期地向上级机关或法定对象汇报工作。党代会、人代会、政协全会上的工作报告,表达方式应该以叙述、说明为主,在语言 运用上要突出陈述性,把事情交代清楚,充分显示内容的真实和材料的客观。至于公文可能在行文造句方面存在官僚八股现象,这只是要解决报告的文风问题,而不 能推倒“工作报告”这种体裁,用“诗歌”来代替。

诗歌虽然“可以兴,可以观,可以群,可以怨”,但根本不能达到工作报告的要求。因为工作报告以准确、平实为基本要求,坚持逻辑思维,属于“现实主 义”;而诗歌讲究的是比兴之法,要求形象思维,搞的是浪漫主义。所以拿诗歌来写工作报告,简直风马牛不相及。李治主任所作的报告,正是“形象”有余,而不 能反映实际情况。例如,他写政府抓城市建设说“运城这多年,变化很明显。东部崛新城,高楼耸云端。跨湖飞大桥,马路直又宽。绿树排成行,花红映人面。湖水 波粼粼,天空掠飞燕。湖光山色美,游人总留恋……”这里有大段的描写景物实在空洞乏力。

诗歌再生动形象,用来概括政府工作,也是力有不逮。我们总结工作中必然会出现许多必不可少的数据,因为“五言诗”的限制,这些数据都没有了,人们怎么 可能知道政府的工作成绩?人大常委会办理代表议案、接待涉法涉诉信访的情况,没有具体数据,只是概括为“建议近百条,督促按时办。涉法涉诉事,不曾落一 件。信访忙接待,转办线不乱”,这样抽象的描写,并不能说清楚工作成绩。

赞扬者说这是“一股清风”,是“勇于探索”,是“革故鼎新”,其实说白了就是一句话,是诗歌与报告不同,人们没有见过而已。“与众不同”是真的,但 “与众不同”未必就是好的。鲁迅先生说过,人们赞扬“国粹”,所谓“国粹”,必是一国独有,他国所无的事物了,但这未必就是好。接着就说:“譬如一个人, 脸上长了一个瘤,额上肿出一颗疮,的确是与众不同,显出他特别的样子,可以算他的‘粹’。然而据我看来,还不如将这‘粹’割去了,同别人一样的好。”“五 言诗报告”虽然与众不同,还不如和大众一致比较好。

我比较惊奇的是,“五言诗报告”何以会产生并且能够推开?难道就因为人大主任会写诗?如果有一位戏剧家当了人大主任,难道可以把工作报告改成剧本?这样的报告,其他人怎么同意?难道人大主任又有了绝对权力?改革也应该在法律范围内,而不能让权力者由着性子来。

(责任编辑:立知教育)

活动专题
重点推荐
热点内容

皖公网安备 34150202000029号